fripside

【楼诚101】【凌赵】失恋33天(12)

红烧白月光:

本章字数:5k




凌远舔了舔唇,声音冷静得让人颤栗:“我现在就要操巜你,可以吗?”




=====正文=====




64


 


赵启平垂着眼睫,心跳得像鼓点一样快:“……不要。”




不是你说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吗 


 


什么时候都可以的AO3




68


 




凌远躺了一阵,慢慢地扶着床坐起来,打开床头柜拿了包湿纸巾,抽出来递给赵启平一张。小赵医生动都没动,只是垂下睫毛看了看,问:“不是说两次吗?”


 


“你的身体还受得了吗?”


 


“呵,说好的两不相欠,别回来哪天您又不知道挑起哪条神经,说什么‘你那天明明说两次的’。”赵启平闭着眼,很快又牙尖齿利起来。


 


凌远在黑暗中沉默了一阵,把手中的湿巾扔回了床头柜上。他慢慢地伏到赵启平身上,撑在他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眼睛道:“其实你跟谭宗明根本什么都没做吧?”


 


他不等赵启平回答便“啪”地一声摁亮了灯,小赵医生柔滑紧绷的皮肤上零星留了几个手指印子,全都是刚刚凌远自己掐出来的。


 


“我不认为谭总的身体好到可以搞整整一天都不下床,我更不认为,你的身体好到……白天跟别人发生了什么,而现在身寸了两次还可以继续。更别说你的身体上,除了这个吻痕,没有任何其他的……痕迹。“凌远轻轻咬了下唇,俯身低声问道:”你为什么骗我?“


 


赵启平下意识把眼神偏向一边:“我什么都没说啊,是你自己乱想的。”


 


“你敢说你不是存心的?你敢说你的嘴唇、衣服的褶皱都不是你自己弄的?”凌远皱起眉,审犯人似的语调冰冷道:“你看着我,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好烦啊。”赵启平无奈地笑着骂了他一句,忽然就鼻子一皱哭了出来。眼泪顺着眼角滑到鬓边,滑到耳朵里,他的手被凌远压住不能动,就只能狼狈地转头蹭在枕巾上:“我们能不能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讨论……我被谁操巜过,我射巜过几次,我也是个有自尊心的成年人好不好,你能不能……”他忽然说不下去,只是咬着嘴唇,把下巴低到胸口里去:“你凭什么质问我?你不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吗?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前一秒还言笑晏晏其乐融融地对我,下一秒就能翻脸无情,恩断义绝,而且总是这样,总能这样……你……”


 


凌远被他哭得心慌,下意识地跪坐起来,松开了对他的钳制。赵启平没有动,只是用手捂住脸,呜呜地哭得一颤一颤的,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凌远呆愣了片刻,有些犹豫地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道:“启平……”


 


“你不要这样叫我,你每次有事的时候都这样叫我!“小赵医生失控般大声喊道,随即又慢慢捂住了脸,喃喃道:”凌远,你明明知道的,你知道我为什么骗你……但你想逼我先说出那个答案,是不是?“


 


凌远仿佛已经预知到他要说什么,连连摆手道:“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我……”


 


赵启平撑着床头慢慢坐起来,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说。”


 


“不,启平,你别说,你别……”


 


“我喜欢你,凌远。”赵启平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道:“既然你不能接受自己,短短十几天就……‘移情别恋’的事实,那就我先说好了。我……喜欢你,你也一定感觉到了吧,但是你也不会承认的……你既不敢承认短时间内就忘记前任另觅新欢的事实,更不能面对你享受这种看破不说破的、既美妙又不用负责任的暧昧期的事实,所以你想逼我先说出来……“


 


凌远跪坐在原地,冷汗涔涔,面如死灰。


 


“但是这喜欢就到此为止了。”赵启平轻声道:“你太深了,凌远。你总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很复杂……很多事情你明明可以直接说出来的,你的……你的理想,你想做的事情,你真实的感情。可你就是不说。我真的很累了,我没有力气去分辨你的话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也不想再去纠缠你对我好,是对赵启平这个人,还是对前任的缅怀和留恋……我不想再纠结下去了,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小赵医生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凌远的眼睛。凌院长的睫毛低垂着,眼中流淌着一种堪称古怪的悲伤神色——那是赵启平从未见过的眼神,悲凉又带着浓浓的自嘲意味,像西方马戏团里,那些挂着泪痕的小丑。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一种类似孩童般的,天真的残忍,用自以为是的睿智和骄傲刺伤了别人,并以此为理所当然。他知道凌远也一直在以一种极其温柔的方式默默地爱着他,可他也一直享受着这种深沉的暧昧——难道自己就不卑劣么?


 


凌远坐在原处,呆呆的,一直也没有说话。赵启平感觉他在哭,可他的脸上却一滴眼泪也没有。他忽然就想扑上去抱住他,告诉他刚刚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胡说八道——可是他凭什么要这样做呢?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的骄傲去迁就一个总是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做小伏低的人?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凌远忍不住捂着嘴咳嗽出声。那大概是种能把肺都咳出来的咳法,即使是陌生人听到,都会被他咳得揪心。赵启平实在忍不住,挪过去帮他拍了拍后背。


 


而凌远的眼泪终于在此刻掉下来。


 




69




“既然你决定了,那也很好。”过了很久,他说,“我们跟舒克的合约还有十三天,我们可以继续当室友。“


 


赵启平闭上眼,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下来。


 


“冰箱里还有好多小馄饨,我今天刚包的,你饿的时候可以煮着吃;衣服还是等我回来洗吧,别堆衣柜里,都放皱了;等一下这条床单没法睡了,柜子里有备用的,脏的直接扔洗衣机里;还有……”


 


赵启平轻声打断他:“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这个人说的么?”


 


凌远顿住,缓缓吞咽了一下,道:“对不起。”


 


赵启平的眼泪砸在床单上:“你知道的,我想听的不是对不起。”


 


凌远沉默了片刻,起身踩上拖鞋道:“那……晚安。”


 




======TBC======




好了放谭陈出来欢乐过了我们回归正(dao)题(zi)了哈~~

【凌赵】【兽化ABO】瞧你那熊样儿(上)

红烧白月光:

本章字数:5k




咳咳兽化ABO生子文,欢乐狗血OOC,求不较真(捂脸遁走)






01




一开始看到验孕棒上的两道红杠时,凌远是不肯相信的。




凌远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熊属,深深地知道近年来由于各种精神压力和环境污染,大型食肉兽的繁育率低到了什么程度。尤其是北极熊这种珍稀得濒临灭绝的物种,哪怕是最适龄生育的纯种alpha和omega,怀孕、保胎的成功率也非常非常低。这种生理现象完全是天生的,除了尽量小心地呵护怀孕的omega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改善的途径。只能说,这也是大自然调控种群比例的一种方式。


“但这并不是我不戴套的理由。”凌远表情诚恳,眼神真挚,深情款款地看着小赵狐狸,捧着狐狸爪子道:“如果你不喜欢……”




剩下的话被小狐狸一爪子蹬回肚子里。


赵启平变回北极狐的形态,闷闷地把小脑袋扎进自己的大尾巴里不想理自家alpha。凌远急得围着他转磨磨,过了一会儿也“砰”地一声变回了大白熊,两爪前伸下巴贴地,可怜巴巴地趴在赵启平身边:“平平……”


白狐狸抖了抖多毛的大耳朵,忧心忡忡地顶了顶大白熊的额头,道:“凌远,我刚刚仔细地想了一下……”


“平平你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嘛我知道我平常加班太多陪你太少经常出差还老是乱吃飞醋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熊我的血液里一般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薄凉但是我对你是真……唔唔……唔……”


小赵狐狸不耐烦地把自己的大尾巴塞进了北极熊的嘴里,阻止他继续叨叨下去。他伸脖子叼来了手机,唉声叹气地把屏幕竖起来给凌远看:“这是基因计算器算出来的结果。”


“结合你祖上三辈和我祖上三辈的基因,我们有30%的几率生熊,50%的机会生狐狸,还有20%的可能出现返祖现象!犬科和熊科都是有可能的!”小赵狐狸激动而绝望地哀嚎着,两只短胖的爪子紧紧抓住大白熊的颈毛:“万一费了半天劲生出来只哈士奇,咱们可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02




俗话说得好,因为不易,所以珍惜。


作为繁殖成功率极低的物种,北极熊对幼崽的紧张程度是赵狐狸难以想象的。


清晨,凌远像以往一样,把毛绒绒的小狐狸抱出被窝,用热水冲澡,抹上沐浴露揉出香香的泡泡,然后冲干净泡沫用大毛巾把湿毛团子包起来,用暖暖的吹风机吹干。小赵狐狸眯着眼,四条小短腿摊开趴在床上,正准备享受着爱人的五星级的梳毛服务,整只狐就被凌远抓着脖子拎起来,然后翻过来肚皮朝天地放在床上:“小心不要压到宝宝。”


赵启平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狐狸眼——你那宝宝现在还没个卵大!压个蛋啊!凌远浑然不觉,大手慈爱地摸着小赵狐狸少毛的肚子,笑得眉不见眼,像个一百六十斤的孩子。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03




众所周知北极狐是犬科狐属的食肉动物,狼吞虎咽鲜血淋漓,嗷呜一声超凶的那种。


而今天凌远给狐狸平准备的晚饭是,鹰嘴豆,西芹,胡萝卜。


赵启平一脸excuse me的表情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对凌远发出无声的怒吼,凌白熊却置若罔闻,把蔬菜泥满满地盛了一盘子,端到赵启平面前。小狐狸悲愤地甩爪而去以示抗议,却被一双大手温柔地托住腋下抱了回来:“怀孕前期多吃点儿蔬菜有助于减轻妊娠反应,不许跑。”


无论腰细臀翘的小赵医生还是毛绒绒大尾巴的小赵狐狸,人形的凌院长都有压倒性的力量优势。因此小狐狸只能委屈地葛优瘫在餐桌上,毫无尊严地吃蔬菜吃到怀疑狐生。




——我可能是只短耳朵大尾巴的兔子吧。狐狸平被饿得胡思乱想,在心里道。




04


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科学常识是,刚刚怀孕的omega是比较容易抑郁的。


而另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事实是,过分关心和呵护会增加omega的心理压力,很容易让他们更加抑郁。




所以,即使聪明如赵启平,在孕期中面对自家alpha过分的殷勤呵护、嘘寒问暖,也会一天五十次地产生“他不爱我了”、“他更爱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就是他养来生孩子的”负面情绪。


而当小狐狸总是闷闷不乐,对凌远爱答不理时,作为标准中年直A的凌白熊却反而被吓得更加小心翼翼、委屈巴巴、战战兢兢。他经常是一回家就看见赵启平独自一狐卧在窗台上,忧郁的眼睛眺望着灰蒙蒙的远方,而自己问他到底为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小狐狸又总是回过头来一脸悲愤一腔怒火地看着他——那神情仿佛亲眼目睹了他在外面出轨了十个omega一样。清白得连手都没用过的北极霸主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快抑郁了,于是决定厚着脸皮去咨询一下其他的alpha。




05




首先是庄恕。




“产前抑郁?”北极狼先生侧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甩了甩尾巴,“不存在的。我家三儿肚子都大成个球了还天天上蹿下跳地驰骋在血肉模糊的犯罪现场呢。”庄恕翻了翻白眼,无奈道,“我感觉他产前应该是我比较抑郁,天天跟在他后面心惊肉跳的,他还嫌我烦,竟然躲到树上去睡午觉!吓得我蹲树底下俩小时不敢动!”


“……”凌远极为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脑袋,但还是很忧愁地问:“那平平又不用抓逃犯,到底是为什么不开心呢?”


“我估计肯定是因为你操心过度。”庄恕果然不愧是俩人的发小儿,一语切中要害,“你们北极熊是拿孩子当五千万彩票那样供着,可人家狐狸生崽子都是一窝一窝的,哪就需要你紧张成这样了?”


平时杀伐决断的凌白熊此时颇有些刘邦附体的感觉,一脸茫然地抓了抓头发:“那……我该怎么办?”


“你去带他做个产检,只要没有异常情况就该吃吃该喝喝,别老天天给人家喂什么菠菜胡萝卜吃,我前两天看着他都瘦了……我跟你说,这也就是我们平平脾气好,要是我给天天给季白做菜叶子吃,他非当场把我撕吧撕吧扔锅里炖了不可!”


凌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意识到什么似的“腾”地一下站起来:“平平也是你叫的吗?!”


“哎哟我叫了二十多年啦怎么就不能叫啦!我就叫!平平平平平平平平!”


“你——”凌远刚要伸手去揪他的耳朵,就看见不远处一片巨大的阴影无声无息地朝这边走过来。凌远的动作顿住,假装甩了甩胳膊故意问:“你现在胆儿肥了啊?不怕你家那位听见了收拾你?”


“哼,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堂堂一个顶天立地的alpha,能受他胁迫、委曲求全吗?”庄医生迷之自信地抖了抖毛,相当膨胀地立下一个flag,“在这个家里,我还是说了算的!”


下一秒庄小狼就感觉自己后颈一疼,随即不由自主地四爪离地,整条狼都被叼了起来。凌远颇为同情地看着在黑豹口中嗷嗷挣扎的庄恕,叹了口气,丝毫听不出幸灾乐祸地对季白恳求道:“下手别太重,孩子可不能没有爹啊!”


黑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昂首叼着自己的alpha头也不回地走了。




06




凌远拿到自家小狐狸的产检报告时下意识松了口气,同时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确实紧张得过分了。好在他是个知错就改的好alpha,当天晚上就鸡鸭鱼肉的做了整整一桌菜给小狐狸赔罪。被蔬菜喂养了一个多月的狐狸平一下子看到那么多肉,眼都绿了,咻地一下就变成原型冲到餐桌上,坐在碟子里抱着肥鸡腿不撒爪。


凌远一边哭笑不得地告诉他没人跟他抢慢点吃,一边把小狐狸最喜欢吃的烧鳗鱼切成段,放在米饭上递到嘴边喂他。孕期的狐族omega能吃得吓人,赵启平把自己的肚子吃成个圆滚滚的球,还不屈不挠地想继续把剩下的半只烤鸭啃掉。凌远被他这个食量吓得头晕,连忙拽着他的尾巴把他拖下了餐桌。


小狐狸躺在凌远怀里还一个劲儿地扑腾要吃的,凌远软硬兼施地哄了好久,才好歹把已经撑得打饱嗝的小狐狸哄进卧室休息,一边休息,小狐狸还恋恋不舍地舔着自己沾满油腥的爪子,幽怨得仿佛刚才吃了一整只鸡的狐狸不是他一样。




07




凌远花了半个小时才把一片狼藉的餐桌收拾好。然鹅,当他推开卧室门的那一刻,他才忽然意识到,真正严峻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究竟是什么样的挑战呢???




有部分兽/舌/交的情节受不了千万不要点!!!






09




“我都告诉你别瞎撩别瞎撩,你非不听嘛……”凌远无奈地叉着腰,看着窝在窗台上一脸悲愤地眺望远方拒绝睡觉的白狐狸,非常冤枉地自我辩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alpha就是一夜一次,一次一夜的……节奏嘛,快别生气了快下来睡觉!”


“你别碰我!”狐狸平异常愤怒地呲牙朝他吼道:“老子都说了停下放开别干了!你还跟打桩机似的没完没了!”


“那……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高铁都开起来了一脚刹得住吗!”凌远底气有些不足地摸摸鼻子,试图哄他道:“那个……我下次注意好不好……”


“你每次都说下次注意!你哪回注意了?!”赵启平怒吼着甩着大尾巴,瞪着自家此时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alpha。凌远相当无辜地深吸了口气,伸出两根手指跟他谈条件:“下个星期可以吃两次炸鸡,好不好?”


“这是omega的尊严问题,尊严问题是不能谈判的!”白狐狸面容冷峻,义正辞严。


“两顿炸鸡外加一顿火锅。”


“你把我脖子都咬红了!”


“两顿芝士炸鸡外加一顿椰子鸡火锅,外加一扎百香果兑雪碧,不答应我现在去睡沙发。”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抱我去睡觉!”




10


躺在床上,凌远像任何一个初得贵子的直A傻爸爸一样,摸着自家omega的肚子试图跟那个还没有葡萄大的生命交流感情。


“宝贝儿哦,你生出来呀,一定像你爹我一样,勤♂劳♂能♂干,像你爸一样,聪明伶俐。”


赵启平闭着眼附和道:“对,但是千万别随你爸的大头要不我不好生的……”


凌远被气得笑出来,一巴掌轻轻拍在他屁股上。赵启平被双重喂饱之后心情显然也是大好,兴致勃勃地蹭在凌远怀里问:“你猜,他的兽化形态到底是什么呀?”


凌远想了想:“狐狸吧。你看你怀着他还那么爱吃鸡,我估计是只和你一样的小狐狸。”


赵启平皱皱鼻子:“我才不要。我们狐狸哦,明明超凶的!不就是因为长得稍微可爱了一点嘛,到哪儿都要被人撸一把,不好不好。我想要熊宝宝诶,尤其是我记得老凌你小时候像个大雪球一样超可爱的!”


凌远嘿嘿傻笑着吻他,轻声道:“我觉得都很好,无论男的女的,Alpha,Beta还是Omega,只要是跟你一起生出来的宝宝,我都喜欢。”


小赵医生甜蜜地应了一声,双臂攀住凌远的脖子跟他黏黏糊糊地吻了好一会儿。半晌,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睁开眼睛问凌远道:“老凌,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说。”


“如……如果那20%几率的返祖现象出现……咱们生出只北极狼……该怎么办?”


“很简单啊。”凌远笑眯眯地搂过他的肩膀:“我亲自去打断庄恕的腿。”




======分割线======




大家放心不会真的生哈士奇的!!




想打季庄tag



【楼诚101】【凌赵】失恋33天(8)

红烧白月光:

本章字数:5k




“我这……我这明明是,替那个谁,在心疼你呀!”




=====正文=====




这是一辆一言难尽的车我呼吁大家保持冷静不要打我




石墨可能会被屏蔽 




44


 


程皓最近换了辆白色的小凯迪拉克,正是嘚瑟得不得了的时候,每天都要开到诊所楼下,靠着车搔首弄姿一番才肯走进诊所大门。


 


然而今天,当程医生一如既往地带着大墨镜,十分拉风地停在诊所门前,下车正准备搔一发的时候,一双眼睛从黑洞洞的诊所里幽幽地看过来,吓得他差点一下子闪了老腰。程皓赶忙摘下墨镜,推门进诊所开了灯,才发现那天他从酒吧里救下来的年轻人、他的病人客户先生,正坐在等候区的沙发扶手上,一脸丧地看着他。


 


程皓看着他那一脸睡眠不足欲求不满的样子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也不着急问,只是把人招呼进来,点心果盘巧克力地伺候着。赵启平非常不客气地剥了两块黑巧吃,然后恹恹地倒在了诊所的大沙发上,程皓前前后后的把灯打开,咖啡煮上,空气净化器摁亮,才坐回自己的诊室,无奈地拖长声音喊:“000号赵启平先生!请进一号诊室!”


 


“我看您前几天做的那个回访调查啊,结果其实还挺不错呀。”程皓在平板上刷刷划了几下,然后双手交叠起来,身子前探,语调十分姨母地问道:“所以您之前重新酗酒,现在又……这个样子出现在我诊所门口,您,方不方便说一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呀?”


 


赵启平的睫毛蔫蔫地垂着,吸了吸鼻子问:“您看见我之前问的问题了吗?”


 


“我看见了,然后……”


 


“看见了不及时回复!你们诊所就这样对我们消费者啊!”小赵病人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砰”地拍了一下桌子。程医生瞬间吓得齐刘海都不齐了,举起平板做出个防御的姿态:“你你你……请您冷静一下!我……我们处理您的问题也是需要时间的!”


 


“你要是当天就回复我,我现在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吗!”赵启平气得眼眶发红,以一种随时要掀桌的气势恶狠狠地瞪着程皓:“你知道我……你知道我这两天出了多少洋相吗!那个姓凌的混账……”


 


程医生的八卦小雷达滴滴滴地响起来:“他欺负你了?”


 


“他要是敢欺负我我至于现在这样吗!”赵启平越说越气,皱着鼻子几乎要哭出来,“你是心理专家,你现在就在这儿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对于他来说,究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还是只是一个前任影子的容器!”


 


“不是,这……这问题你得问他去……”


 


“不说?”赵启平冷冷睨了他一眼,抄起桌子上的手机开始拨号:“那我现在就打12315投诉你!”


 


“哎哎哎您千万别千万别!”可怜的私人诊所医生连忙冲过来捂住他的手机,赔笑道:“咱们有事好商量嘛您要问的问题我现在就跟您讲清楚!”


 




45


 


“理论上来说,失恋后的人由于其心理比较脆弱,而且会有一种代偿机制,所以让他,会对这段时间内亲近他的人产生一定的好感。”程皓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小心翼翼地煽风点火道:“但是,这个,如果这个人有比较强烈的道德感呢,他会下意识地去质疑和收敛自己的这种好感,这既是源于对前任习惯性的忠诚,也是由于前一段感情的失败,而下意识回避开展新的亲密关系。”


 


“……所以他才会怪怪的,好好的做着什么事情……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是吗?”


 


程皓摸摸鼻子,已经脑补出一出大戏来:“应该是跟我说的这种心理有关的。”


 


小赵医生的嘴角已经彻底耷拉下来,看上去就像要哭了一样:“那……那就是说,他对后来的这个人好,其实也是因为对前任好而形成的惯性,是吗?”


 


“没错。”


 


赵启平沉默了好久,低着头窝在椅子里,看上去比那天被人灌醉之后还要令人心疼:“那……有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就是……他真的爱上了后来的这个人……就,怎么才能判断,他对这个人好,是因为那该死的惯性,还是彻底翻篇了呢?”


 


“这个……恐怕只有他的内心才知道吧。”程皓好整以暇地靠在转椅里,斟酌着字句慢慢道:“一个人若是铁了心要欺骗自己,旁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帮他戳破的。可能只有把他逼到最忍无可忍的境地……他才能撕破那层自欺欺人的幻象,自己走出来吧。“




=====TBC=====




顶不锈钢锅盖飞速逃走ing

【荣霖】艳荣。57

双飞彩翼:

突如其来的更新!!


因为特别想开车!!




57.


 


二人坐进车里,荣石靠向许一霖一边,许一霖向后躲了躲,眨着眼睛看他,荣石狡狯的弯着嘴角,看着窗外的清水二十三,抬手拉上了帘子。


“走。”荣石沉声说了句。


车上没有人说话,许一霖能感觉到荣石周身的寒气,他看了眼荣石,荣石只是黑着脸看着前面,不发一言。前座索杰扭头问了句,“小许,没事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燕林到咖啡馆报信了。”索杰说。许一霖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索杰又问,“到底是什么事?谁抓你来的?竹木吗?”


许一霖摇头道,“是——”


“清水二十三。”荣石接过了话。


“嗯。”许一霖应了声。


“接着说。”荣石的脸上像是大理石一般冷峻阴森,透着杀气。


“他……”许一霖抿了抿嘴唇,身边这人的阎王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说了指不定会搅出什么事来。


荣石听着许一霖欲言又止,见他又是为难的表情,当即吼了声,“给我停车!调头回去!”


许一霖被吼得浑身抖了下,急忙说,“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在避暑山庄里转了转,我就出来了,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同我说说话。”


“说话?”索杰问了句。


“哎。”许一霖点了下头,“不过我已经告诉他了,以后他想说话可以到铺子里来,再来人带我,我不会去的。”许一霖看向荣石,手轻放在荣石攥紧的拳头上,“下次若是再有人来,我一定立刻就去告诉你,不会再跟他们走了,好吗?”


荣石靠回座里,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只是喘着粗气,火仍未消。许一霖见状也不再言语,只是低头翻过了荣石的拳头,掰开他的手指,抚了抚他被指尖硌出深深甲痕的掌心,荣石蜷起手指,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荣石一路没有松手,直到下车也一路拉着许一霖进了客厅。荣树正躺在沙发上边听戏匣子边翻报纸,将花生豆一颗一颗扔上去再用嘴去接,见到荣石进门立刻站了起来,“哥?你怎么这会回来了?”


许一霖突然想到连忙问,“荣意回来了吗?”


“荣意不是何家呢吗?刚打过电话说在何家吃饭,晚上宵禁时让人去接!”荣树问,“怎么了?”


“她今天——”许一霖话没说完,就被荣石拉走了,许一霖喊了声,“哎——”


荣石径直回了房,终于松开了许一霖,锁上房门,却面朝着门,低头沉默着。


许一霖揉了揉被他攥紧的手,走近了叫了声,“荣石。”


荣石长出了口气,转身看向许一霖,表情却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只是仔仔细细地看着许一霖,一点一点从上到下的看清楚。


他沉默许久,问了一句,“怕吗?”


“嗯?”许一霖愣了下,随即摇头,“不怕。”


“我不是你爹,用不着跟我逞强。”荣石上前一步,放缓了声音。


“我没有逞强,我没——”许一霖的嗓子哽住了。


荣石只是看着许一霖的眼睛,那样温柔深邃地看进那一汪春水里,“你告诉我,我听得到。”


这是荣石,这是见过了他所有的折辱、不堪、丑陋、羞耻之后,仍旧告诉他“我只要你”的人。


许一霖蹙着眉,哽咽着说,“……是你说,要让我顶天立地……我说了,你还不信……”


荣石为难的蹙着额,“可是我很怕。”他上前,唇瓣贴着一霖的额头,“我真的很怕。”他握住一霖的双臂,“要是哪一天……我真的把你锁在这儿了,你可不能怪我。”


许一霖低头噙着泪轻笑了下,“……是我太没用了……”


“是你太好了,”荣石终于把他搂进怀里,“一霖,一霖,一霖……”


许一霖拥着荣石,听着荣石在耳边低沉深情地轻唤,叫得心都化了,抬手拽着荣石的衬衫,在他耳边说,“……怕也是怕,只是知道你在,所以就有了盼头。”荣石紧了紧胳膊,将他搂得更紧些,许一霖说,“我恐怕这辈子都做不到同你一样,你就让我逞个强过去了还不行,还非要问!杠头!”荣石听着便笑了出来,许一霖呸了声,“一肚子坏水。”


荣石脸颊蹭着一霖的侧颈,深吸了口气,“你身上真香……”


许一霖脸上如火烧一般登时便红了一片,躲了躲说,“荣石。”


“我想你了。”荣石轻吮着一霖的侧颈,“我想你了……”


许一霖侧过脸,“你怎么说不上两句就……你就不能等到——”


“我什么时候等过?”荣石捏着许一霖下巴晃了晃,许一霖红着脸笑了出来。






深夜盘山道,修仙需谨慎



双飞彩翼: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这个时候~~


每年都要放一个番外出来,去年放的是半面妆本子里的新番外。


那今年就补两个链吧,这两个在本子里也是番外,也庆祝一下本子完售!


谢谢大家对虐狗夫夫的热爱~~


鞠躬~~




番外2和3,就是吃醋梗2和惩罚play的补链啦